返回
助推乡村运输高质量发展
宜宾江安:全力打造“金通工程”江安样板

江安大井竹林产业公路。

交通建设带动产业发展。

正在加快建设中的江安长江二桥。

城乡运力配置进一步优化。

□吴忠 川宜(图片由宜宾市江安县交通运输局提供)
  近年来,宜宾市江安县以交通强县建设试点为抓手,围绕“民生金通、交邮金通、幸福金通”目标,构筑起包括综合交通运输、城乡物流服务、政策引导支持的“三大体系”,全力打造“金通工程”的“江安样板”,为江安县域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当好开路先锋。
  截至目前,江安县已先后获得“四好农村路全国示范县”“四川省乡村运输金通工程样板县”等荣誉,被列为“全国农村公路养护体制改革试点县”“四川省交通强县试点县”,“金通畅行”被交通运输部评为2022年全国四十大物流品牌。

构筑综合交通运输体系,建设民生金通
  近年来,江安县始终坚持“发展交通、服务人民”的工作理念,全力推动“金通工程”由“通得了”向“通得好”转变——
  交通基础设施进一步改善。“十三五”以来,该县累计完成公路建设投资40亿元,新改建2100余公里,道路总里程达4000余公里。每年下达至少50公里改善提升计划,高标准打造乡村客运货运“快车道”。每年至少投入2000万元完善波形护栏、警示标志等安防设施建设,形成了舒适、安全、高效的乡村运输“快车道”。
  依法管理水平进一步提升。充分运用“天网”“雪亮”工程技术,创新采用网络视频系统对重点环节进行远端监控,实现工程建设监管“零距离”“无盲区”。建立交通综合执法大队与公安、应急、市场监管等部门联合执法机制,实现了交通运输综合执法常态化运行。
  城乡运力配置进一步优化。总投资1.3亿元的一级客运中心于2017年正式投入运营,先后建成乡镇等级客运站13个、港湾站200个、招呼站(牌)1568个。通过优化城乡运载和经营模式,群众在出行方面的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明显增强。
  服务基层功能进一步增强。通过赋能农村小客运司机乡村治理网格员、森林防火前哨员、农村公路护路员、群众就医上学赶集驾驶员、疫情防控摆渡员等“五员”职责,赋能农村小客运接送中小学生和临时送医等功能,有效缓解了农村基层末梢交通上的难点、痛点、堵点问题,特别是乡村学生专车的开行,有效解决了山区学生上学山高路远的问题。

构筑城乡物流服务体系,建设交邮金通
  创新运用“事业共创、项目共建、平台共享、互利共赢”模式,形成了“路网完善、交邮融合、服务优质、机制健全”的城乡物流服务一体化网络新格局——
  高标准打造城乡物流节点。建设了“1+14+189”的县镇村三级物流配送体系,即1个县级物流仓储配送中心,14个镇级交通综合服务站功能,189个村级邮快驿站。构建起“县级有中心、乡镇有节点、村村有驿站”的三级快递物流体系,实现县乡村网络节点全覆盖。
  高效率提升客货运输能力。通过“增投车辆、加密班次、降低票价、政府扶持、公交化运营”方式,实施“客运班线+货运专线+便民小客运”运输物流配送服务,对农村客运班线实行全域公交化改造,增投多功能客运班线150条,其中货运专车14辆、便民小客运177辆。
  高品质增强运营服务功能。创新开发集监管审批、在线约车、电子商务、培训学习、大数据分析等多元化功能为一体的“金通畅行APP”云平台,实现了信息共享、方便快捷的“掌上交易”模式。交邮金通建成后,运营企业、快递企业业务量、纯利润同比增长了约30%。

构筑政策引导支持体系,建设幸福金通
  围绕“开得通、稳得住、可持续”发展目标,打造“企业投建、邮快入驻、资源共享、政府补贴”的共营模式,推动了交邮协同融合发展——
  政府积极推动。出台《关于进一步加快发展农村道路客运的实施意见》《江安县乡村客运“金通工程”全域试点实施方案》等政策文件,给予经营企业、服务站点经营补贴,健全运输服务考核机制,推动交邮融合可持续发展。
  创新合作机制。按照政府扶持、企业投建、资源共享、合作共赢模式,鼓励引导中国邮政江安分公司、中通、圆通等邮快企业投资入驻县级农村物流中心,对纳入建设计划的县、镇、村三级物流节点站场,在省、市提供专项资金补贴政策支持外,县财政还给予站点改造资金补贴,以此为推动实现了交邮合作乡村全覆盖。
  助力乡村振兴。通过推行“产业园区+商贸流通+物流运输+电商”经营模式,推动乡村客运、货运、邮政快递融合发展。实施鳗鱼特色水产养殖、白李果源、柑橘大观园等乡村振兴示范项目建设,打造了天堂湖、长江竹岛、南屏山森林公园等一大批乡村旅游精品。发展特色产业基地35万亩,建成1000亩以上特色产业园120余个,农民人均年纯收入由17615元增长至22657元,增长28.62%。
  江安县通过大力实施“民生、交邮、幸福”金通工程建设,形成了“路网完善、交邮融合、服务优质、机制健全”的城乡交通运输服务一体化网络新格局,实现了客货邮融合发展,有效破解了群众在安全出行、物流配送、邮政寄递等需求上面临的“最后一公里”难题,走出了一条助推乡村运输高质量发展的振兴之路。